简介: 大明成化十四年,六品推官唐泛和锦衣卫总旗隋州联手,破获侯爷公子遇害悬案,两人一时名声大振,结下情谊。虽名声在外,为官清廉的唐泛仍租房度日,贤德房东张氏却横死密室,看似自杀却疑点重重。一番排查,死者的夫君李漫终被擒获。不久唐泛赴河南查案,获悉北宋帝陵附近多人相继失踪,真凶又是越狱的李漫。一番殊死较量,李漫再次落网,但李漫及其爪牙似乎只是棋子。随即,京城与地方上大案不断,“侍郎夫妇横死案”、“诱拐太子案”,背后均隐现朝堂势力。唐泛与隋州最终揭露真相,一连串案件的幕后推手,正是密谋造反的东厂督主尚铭。其利用所掌握的朝野势力,制造混乱,铲除异己,培植羽翼,意图为造反打下基础。唐泛与隋州合力粉碎了尚铭的阴谋,受到嘉奖。二人继续勤勉为官,持心公正,脚踏实地惩奸除恶,为给百姓一个太平天下而不断努力。[免费电影]欢迎观看

成化十四年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武安侯嫡长子惨死 太子伴读韩早离奇失踪  成化十四年,京都顺天府小案频发,作为顺天府尹的潘宾束手无策,只好让手下将正在东记食肆就餐的六品推官唐泛“请来”。话说若无大案,唐泛本不愿前来,奈何身为自己大师兄的潘宾完全掌握了自己吃货的本质,命人将自己最爱的烤肉连炉端来,才迫使自己不得不应下此差事,但是为了能够尽快了解潘宾手中堆积的案子,唐泛只好让衙役们将众多案情同时读给自己。尽管如此,唐泛还是快速的解决了所有案情,另一旁的潘宾佩服不已。  与此同时,锦衣卫总旗隋州带领手下,追至关外的一间小店,找到了前百户总兵贾逵,并利用他的妻儿成功说服了武功盖世的贾逵束手就擒,跟随自己回京领罪。  武安侯府嫡长子郑诚,不学无术,好色贪杯,今日在光天化日之下,见一卖花女子生的花容月貌,便想抢回府中,占为己有。幸而唐泛刚刚办完案,途经此地,才使该女子免遭不幸,却因此与郑诚当众起了争执,堵塞了交通,迫使归家途中的太子伴读韩早不得不另寻别路回家。  当天夜里,太子求见皇上、太后和万贵妃,将自己伴读韩早离奇失踪一事禀告三人。对于韩早的失踪,太后和万贵妃分歧颇大,迫于无奈,皇帝只好将此事交于北镇抚司查办。随后,万贵妃的亲信,西缉事厂提督汪直因听说兵部的余大人上书提及万贵妃独断后宫,干预朝政一事,而特意来到将军府,用余府上下百余条人命,迫使余大人不得不饮下毒酒,暴毙。成化十四年剧照成化十四年剧照  唐泛因为视吃如命,每月月初便将自己那本就少的可怜的俸禄花的一干二净,而不得不一直租住在李府,并写一些艳情小说来贴补家用。今夜,就当唐泛写到性起之时,却被顺天府的老张打断,听说武安侯府的世子郑诚惨死欢意楼后,唐泛迅速与其一同赶往现场。  从医痴裴淮口中听闻了郑诚的验尸报告后,唐泛推测郑诚死于中毒,却无奈证据不足,只好继续查验。随即,唐泛又对郑诚身边的随从以及欢意楼的众人进行了查问,虽然大家对郑诚的事情据实以告,但是对于案发现场另一名自缢的女童,却并不了解。正在唐泛询问众人的同时,武安侯坚持要将郑诚的尸体带回府中,唐泛本欲阻止,却无奈身为顺天府尹的潘宾迫于压力早已答应放行,自己只好无奈遵从。  汪直见万贵妃因为韩早失踪一事而费神,不禁主动应下了查办此案的差事。随后,皇帝因听说郑诚惨死,而将此事交给了东西厂进行查办。为了打压最近异军突起的西厂,东厂督主尚铭便用八百里加急召回了远在千里之外的隋州负责此事。  回到京都后,隋州便立刻展开调查,并得知事发当天,韩早的马车之所以没有按照往日的路线回府,是因为唐泛和郑诚在此吵架后,便立刻决定前去会一会二人,便来到了东记食肆,却不料自己刚一露面,便被唐泛一眼识破了身份。
成化十四年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唐泛隋州联手 金牌搭档初次成型  隋州听闻韩早的马车之所以没有按照往日的路线回府,是因为唐泛和郑诚在此吵架后,便找到了唐泛时常光顾的东记食肆,却不想自己才刚刚露面,便被唐泛一眼识破了自己的身份。随后,汪植也顺着线索找到了东记食肆,三人交换了手中现有的线索后,隋州为了防止汪植将唐泛逮捕,便提前一步将唐泛带回了北镇抚司大牢。  第二日,隋州来到北镇抚司大牢,听了唐泛对自己并无时间作案的详细解释后,便将其从大牢中放出。听闻了隋州的苦衷后,唐泛怀疑郑诚死亡现场那名自缢的孩童,便是离奇失踪的韩早,随即便带着隋州和韩府下人前去辨认。确认了此人便是韩早后,隋州想要进一步查验郑诚的尸体,却被唐泛告知郑诚的尸体已被武安侯府带回去入殓后,遂命手下去武安侯府将郑诚的尸体带回。随后二人按照当日郑诚手下的描述,来到了回春堂,缺见不但郑诚抓药的记录被毁,就连给郑诚抓药的伙计也不知所踪。就当二人询问店中伙计之时,回春堂的掌柜外出归来,见二人前来查案,本想装作前来抓药的客人,却被二人一眼识破,被带回了北镇抚司进行询问,而作为搭档的唐泛却因身为外人,而被挡在了北镇抚司门外。  就在唐泛义愤填膺之时,却被汪植的手下带到欢意楼,面见汪植。唐泛见汪植不但将之前从郑诚死亡现场发现的富阳春还给了自己,还将此药中多出的两味药材告知自己后,虽然对汪植的用心产生的怀疑,但还是不得不佩服西厂查案的神速。汪植因为万贵妃的召唤,而先行离开,唐泛便趁着汪植许诺为自己埋单之际,不但大吃特吃,还钦点了郑诚生前的红颜知己清姿为自己弹奏一曲,并顺道打听一些她和郑诚的关系,还将自己查到的一些消息,透漏给了她。  从欢意楼出来后,唐泛便被一群黑衣人尾随挟持,并强行搜走了他身上的富阳春。就当黑衣人准备杀人灭口之际,幸好隋州及时赶到,从黑衣人手中救下了险些丧命的唐泛。随后,隋州带着唐泛一起查验了郑诚的尸体,却被唐泛告知此具尸体,并非郑诚,而是被人提早一步进行了调包。但当隋州想要继续追问下去之时,唐泛却找借口遁走。  第二日一早,隋州便来到唐泛租住的李府,从唐泛口中得知是武安侯府调包了郑诚的尸体后,手下便前来禀告找到了韩早生前所乘坐的马车,二人闻言赶到现场,并得知马车是在铁市一家车行所得。随即,隋州便带着唐泛换上瓦剌人的服装后,一起来到了瓦剌人所聚集的铁市,却不想唐泛认出车行的老板便是昨日想要谋害自己之人。而就在隋州追寻瓦剌人之际,唐泛也成为了剩下的瓦剌人的追杀的对象。
成化十四年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林朝东打算认罪 却死于非命  唐泛好不容易躲过瓦剌人的追杀,刚欲离开,却遇到了一个喝的酩酊大醉的女子,无奈之下唐泛只好将该女子送回住处,却反被该女子的手下关在了女子的房内整整一夜。终于熬到天亮,唐泛见红衣女子还未醒来,便悄悄离开。  汪植命手下分析了韩早所中毒药的成分,发现其中竟然含有东厂的秘制毒药弹刹散后,不禁决定亲自前往东厂一探究竟。便于第二日来到了东厂,并从东厂督主尚铭手中要来了三名掌管弹刹散的人员,带回西厂大牢进行了严刑拷打。就当汪植准备顺着三人的供词,继续调查之际,皇帝却因汪植查案惊扰了宫中的安宁,而对其进行了责备,并命其尽快解决韩早的案子。  好不容易从瓦剌人手中脱险的唐泛,刚刚重获自由,便立刻赶到北镇抚司的大牢,见隋州正在审问当日挟持自己瓦剌人后,便马上加入了审问。经过锦衣卫的严刑拷打,瓦剌人不但供出了雇佣自己挟持唐泛的人正是林朝东,还供出了之前从自己手里购买毒药之人也是此人,并告知二人此时的林朝东化妆成瓦剌人,正打算购买到瓦剌人的通关文牒后溜之大吉。至于韩府的那辆马车,那真的是实属巧合,是他们在一天深夜在城外意外捡到的。事后,自己还将马车内小童的尸体化妆成女尸,与马车夫的尸体先后都卖给了林朝东的朋友。  随后,唐泛和隋州二人一同分析了唐泛被人挟持后的情况,所有的嫌疑都指向了郑诚的相好,欢意楼的头牌冯清姿。此时,一切的疑团都迎刃而解,随即,二人便离开赶往欢意楼,却被告知冯清姿在见过唐泛后,已被人赎身离开。但唐泛还是从欢意楼老鸨口中证实了冯清姿和林朝东却为恋人关系。  从欢意楼出来后,唐泛让隋州将自己带到了韩府的马车旁,并顺势找到了韩府马车夫的远方亲戚,从其口中了解到了马车夫的情况。随即,唐泛将隋州带到了当日自己与郑诚发生争执的路口,推测出韩早被人下毒的地方只有宫中。  晚上,唐泛、隋州、汪植三人相聚到东记食肆,一边吃面一边交换彼此手中的案情信息。为了证实自己的第三个推测,唐泛说服汪植为自己提供帮助,却不想隋州并不想让他参加明日的行动。  第二天,隋州的手下化妆成瓦剌人后,在铁市为林朝东二人设立了包围圈,却不想唐泛不听劝告,经过易容后,也尾随至此。就在隋州驱赶唐泛离开之时,林朝东带着冯清姿现身,却被唐泛一眼认出。隋州的手下在唐泛的提示之下,立刻动手对二人进行围剿,林朝东见自己和冯清姿再无退路,便想独自承担下所有罪责,却不想此时一对黑衣人突然出现,对众人进行了射杀,林朝东和隋州的一名手下不幸中箭。随即,唐泛将众人带到了裴淮处进行救治,但还是未能将林朝东从鬼门关处拉回。

相关视频 最近热播

《成化十四年》导演:郭爽,杨欢,杨泰 相关作品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
close